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研究

20年经济版图大变局:西南东北易位 西南城市群崛起

来源:中国智能建筑协会

  今年是西部大开发战略提出的20周年,也是东北振兴战略实施的第15个年头。然而,这20年来,西南兴起、东北发展低迷已经成为中国区域经济格局一个最为显著的变化。

  从经济数据上看,西南地区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其经济总量已经远超东北;东北地区增长也一度陷入缓慢阶段,并出现人和财等要素大量流出、经济发展低迷的现状。

  东北和西南,这两大区域曾有过紧密的联系。曾经,在东北老大哥的全力支援下,西南地区才初步建立起工业基础以及崭新的城镇体系。如今,东北老大哥的振兴之路坎坷,而西南小兄弟却成为冉冉升起的新星,势不可挡。大国的经济版图已经被时间改写。

  东北援建重塑西南生产力布局

  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三线建设,东北“竭尽全力、不计成本”内迁主要国防科技工业、重要基础工业、管理技术骨干、熟练职工队伍、科研高教机构等经济核心资源。其搬迁项目的数量、质量及其资本技术人员结构,均在其他一线内迁项目之上。

  据学者统计,东北内迁和支援三线的资源居于首位,东北共计约向三线内迁企事业单位200个、人员100万、援建项目300个、调出设备3万台。其中,“中国重工业摇篮”的沈阳铁西区支援力度巨大。

  西南地区是东北这些核心资源的主要接收地。比如,攀枝花钢铁基地和贵州水城铁厂就是由辽宁省和鞍山钢铁公司包建的,成都飞机厂也是由沈阳飞机厂援建的,位于德阳的东方汽轮机是由哈尔滨汽轮机厂援建的。

  东北的援建重塑了西南地区的生产力布局。以成都为例,大批企业的调迁、兴建和投产,充实了成都工业的实力,提高了技术装备水平和经营管理水平,大大增强了成都机械制造、电子元器件制造和军事装备制造能力,在全国同行业中占有重要地位。成都工业产品的门类因此增多,生产档次亦相应提高。

  这导致了成都的工业体系和城市巨大转型,由消费型城市转变为具有现代工业体系的城市。1949年以前,成都工业总产值仅为1.08亿元,其中小手工业户占了全市工业总户数的98.8%;而到了1977年,成都全市有乡及乡以上工业企业4010户,实现工业总产值36.53亿元。

  东北援建一方面给西南地区带来工业的突飞猛进,另一方面带来西南地区的城市兴起。

  学者认为,三线建设强力开启了三线工业化与城市化的新进程,改变了数百个三线城市城镇的性质、规模和发展道路,形成了国防科技工业和重工业城市超前发展的城市化新型态,强劲地推动着三线城市的“群体化”崛起,从根本上扭转了三线地区城市城镇的落后状态。

  西南城市群崛起

  最近20年变迁下来,东北和西南板块经济已经今非昔比。

  从经济数据看,从1999年到2018年,重庆、四川、云南和贵州GDP分别增长了1124%、1015%、841%和1480%。同期,辽宁、吉林和黑龙江只分别增长了507%、801%和471%。东北地区和西南地区增长差距悬殊。

  这种此消彼长带来一个标志性事件。2015年,西南第一大省四川超越东北第一大省辽宁,晋升全国第六位,而辽宁的经济总量全国排名随后还一路下滑,跌出全国前十,到2018年,已经跌至全国第14位。

  再看其他省份。同样是老工业基地的重庆,2018年其GDP已经突破2万亿元,日渐逼近辽宁省的规模。曾经长期落后的云南、贵州,与吉林、黑龙江的经济总量也已经相近。而且最近几年,东北经济增速持续低迷,重庆和贵州则在全国接力领跑。

  就城市而言,重庆、成都、贵阳和昆明发展迅速,成为中国明星城市,长期落后的贵阳主打大数据,风生水起。而东北虽然还保有沈阳、长春和哈尔滨三个副省级城市,但是其经济总量,以及在城市竞争中的活跃度,已经不能与西南地区城市相提并论。

  西南崛起成为中国区域经济一个重大现象,其在全国经济版图中的地位日渐上升。目前,成渝两大城市相继列入国家中心城市,成渝城市群也位列5个国家级城市群之一,而东北现在已经获批的城市群中只有哈长城市群,也只列入区域性城市群。辽宁推出的辽中南城市群还未获批。

  从人口来看,作为主要劳务输出地,2000~2010年,四川常住人口共减少了288万人。但是,从2011年~2018年,四川全省常住人口共增加299.2万人,常住人口已经实现连续8年增长,平均每年增加37.4万人。而东北人口最近几年一直是净流出。

  西南兴起对东北的借鉴

  1999年,中央提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2004年又开启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当时预期有西部开发和东北振兴的双轮驱动,我国经济社会可望形成地区协调和全面发展的新格局。但是,经过20年来发展,东北和西南成绩悬殊,西南板块高歌猛进,东北板块的作用却并不显著。

  实际上,西南地区的工业体系来源于三线建设,留下东北重工业痕迹。有学者认为,从一定程度上讲,三线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实质就是“东北20世纪50年代重工业化和城市化模式”向三线的“延伸、浓缩和再生”。

  也就是说,这20年来,西南地区其实面临着与东北地区相近的难题。从国家2003年出台的《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就可以看出,这不仅包括东北地区,西南一些工业城市也在这一政策范围之内。

  当前对于东北经济低迷的分析有很多,见仁见智。但是与西南板块发展的对比,或许可以提供另外一个观察角度——为什么区位条件和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产业结构与东北类似的西南板块,会在过去20年间崛起?

  其一,虽然东北和西南的支柱产业都是重工业和资源型工业,但是西南地区的规模体量远不及东北,其工业发展主要特征是发展不充分,导致西南在国企改制过程中进展比较快。

  在产业结构调整中,西南地区紧抓产业转移,形成大规模工业增量。西部大开发以来,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东部产业尤其电子代工产业大量转移。

  梳理最近10年西南经济数据,不难发现,西南地区的高增长都是这些招商引资的大项目带来的,尤以电子信息和汽车产业为重。大规模产业转移使得资本西进成为潮流。而相比较之下,东北仍在存量工业上做文章,传统产业升级和寻找替代产业上进展不佳。

  其二,西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带来投资环境的改善。相对于东北的主要矛盾在体制机制,西南地区主要矛盾在于基础设施落后。西南地区长期受制于地理区位的限制,市场半径小,随着中央大量投资和转移支付落地,西南地区的基础设施得到改观,进而形成自我造血能力。

  其三,是开放的思维。作为欠发达地区,西南地区积极融入珠三角、对接长三角等沿海发达地区,加强与这些区域间的通道建设和产业协作,接受其辐射,从这些区域吸引集聚各种要素资源,相比较而言,东北与发达地区经济联系则不如西南地区。

  尤其是最近几年西南地区更加积极对外开放,在“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国家大战略下,率先开启内陆开放,由内陆腹地变身开放前沿,带动中国开放新格局的建立。

  此外,政府的进取精神和营商环境方面,两地也有所区别。

  总而言之,东北的发展滞后可以在西南的崛起中找到原因和破解的思路。尤其是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即将实施之际,东北当以西南为师,重振雄风。


收藏】 【打印】【关闭

黄金娱乐注册